网站首页 | 淮剧名人 | 经典曲库 | 经典唱词 | 品味淮剧 | 淮剧视频 | 相册资料 | 图片欣赏 | 中国淮剧 | 戏迷论坛
搜索:
欢迎访问:陈派澄腔淮剧 陈德林 黄素萍 陈澄 陈明矿 ! 今天是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陈派澄腔淮剧 陈德林 黄素萍 陈澄 陈明矿 >> 淮剧文汇 >> 淮剧文汇 >> 正文
又闻淮坛梅花香
【字体: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4959    更新时间:2009-10-20

又闻淮坛梅花香       

                     记淮剧国家一级演员陈澄 

                                                      

                                                        张铨

                                                          

     梅花迎寒而开,美丽绝俗,是坚忍不拔的人格象征。

    “梅花香自苦寒来”,既是中国戏剧梅花奖主旨精神的体现,也是陈澄艺术人生心路历程的写照。陈澄,1972年出生于一个淮剧世家,长期受着艺术的熏陶,加之她的聪颖好学,刚满5岁便能把一曲颇有难度的[淮调]唱得音正味足,幼时就有“神童”之称。11岁上,在父母的传教下,偶与淮剧前辈名家筱文艳、何叫天、马秀英等同台演出,居然以一首近两百多句唱词的《赵五娘》[自由调]选段的演唱,通过她稚嫩而率真的动情表演,和清亮而爽朗的本色音调,把一段粗犷又不失柔美的声腔曲牌,即兴抒发出来,让海派地域的上海观众为之肯首。大庭广众之下,观众的掌声和赞许,催发了陈澄幼小心灵的艺术萌芽,她开始走上了自己“奔向艺术”的艰难行程。1986年,她考进了盐城鲁迅艺术学校。5年学习期满后,因品学兼优、技艺超群,于1991年被分配至江苏省淮剧团主攻青衣花旦。生性好强,视艺术为生命的她,进团后,数年如一日地沉湎在艺术的苦拼苦杀中。1994年她在《太阳花》这出现代戏里担纲主演(饰白燕萍),以其浓厚的表演功力,良好的音乐悟性,博得了淮剧观众的一致赞许,被公认为淮剧新生代中不可多得的杰出代表。该剧荣获了1996年第六届电视剧“飞天奖”戏曲短剧电视剧二等奖、江苏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第二届入选作品。2001年后,陈澄加盟泰州市淮剧团的演出,先后的《牙痕记》、《赵五娘》、,板桥应试》、《祥林嫂》等十多部大型剧目里独挑大梁,用她出色而甜美的演唱,成功地塑造了许多性格各异且又鲜明的人物形象,并因此而获得2002年于湖南长沙举行的“全国地方戏青年折子戏汇演”一等奖;2003年于河南郑州举行的“首届中国戏曲演唱大奖”(红梅奖)大奖榜首;2003年度第十四届白玉兰戏剧主角奖;喜摘2004年第21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桂冠。

    陈澄对于艺术的追求,以及她在舞台上所呈现的真情实感,首先来自于她对民族文化精神的理解。20027月,在“全国地方戏折子戏汇演”大会上她所演唱的《赵五娘》(书房会),即是保持淮剧剧种音乐文化独特品格和魅力的最佳范例。27分钟的长度,以[自由调]为主体,辅以[拉调][悲调][老自由调]的多重组合,及“慢板”、“快板”、“叠句”、“连环”等板式的交替运用,把赵五娘那一生悲凉及其忍辱负重且又高尚自尊的为人品格,表现得极为精致到位。陈澄那时而带有“哭腔”的低回吟唱,时而又转以“颤音”的揪心呼唤,产生起强烈的舞台共鸣;演者唱得是悲从心上来,听者听得是潸然泪下。一段很平常的[自由调],之所以能激起如互非同凡响的审美感应,就在于陈澄准确地把握了淮剧音乐的风韵,让每个跳动的音符,以极富动力性的“符点”、“切分”节奏,和着起伏的旋律,尽可能地去深刻地贴近赵五娘的内心世界。同时,她还十分注意旋律音调同语言音调之间的相互吻合,借助特定的音响来挖掘人物的潜在情感,这就使得原本属宣叙性的朗诵调,更为动情,更具戏剧性色彩。

    三十而立的陈澄,却有着艺术家的成熟气质。她的表演及歌唱,从不追求外在的藻饰,而是将剧本、音乐所提供的各种表现因素,融入到自己对剧中人物情感的塑造中去,用心体验角色。陈澄这种严谨的创作态度,集中地体现在她塑造了戏曲舞台上的又一个祥林嫂形象上。与纤细、柔情的越剧《祥林嫂》相比较,淮剧《祥林嫂》则另具质朴、豪放的别样风情。以淮剧《祥林嫂》中“阿毛”和“天问”两场重头戏为例,前者,“哭阿毛”以色彩浓厚的[大悲调][自由调][悲调][淮调]的交叉糅合,构筑起一个叙事、抒情兼容的音乐框架。面对这多层次的音乐唱腔结构,陈澄毅然突破行当声腔,重塑音乐形象,用轻声柔和的悠长音调,取代原本过于粗俗的喊唱,将曲折迂回的旋律所构成的[自由调]慢板,交织着女高音式的拖腔华彩乐段,形成高音舒展亮丽,中音珠圆玉润,故而有种极其和谐平衡、浓淡均匀的艺术感染力。加之恰当地处理好了淮剧花旦、老旦真假嗓音的频繁转换,淡化高音的尖锐性,重在旋律的平衡和音乐的浑厚,借鉴了昆曲的“断音”及京剧老生行当的“云遮月”的演唱方法,使旋律音乐和演唱,变得更为生动,从而增加了祥林嫂这一悲剧性人物的声色厚度,把一个饱受感情折磨、扭曲了人生的祥林嫂那满腹的悲与怨,表现得淋漓尽致。后者,“天问”则以不断变换色彩的笔触,改为大段[淮调]“清板”作辅陈,通过旋律的拓展、音色的变化、力度的强化、速度的多变、全方位的表达人物性格的发展。在这里,陈澄以她训练有素的演唱技巧,用坚实爽朗、清亮秀丽、不飘不浮、圆润悦耳的表达,把一曲以偏音构成的“调色板”,与固有五声性色调的主题旋律相对应的[淮调]“清板”,演唱得惟妙惟肖。尤其是在当唱到祥林嫂面临绝望的尾部段落时,那似向苍天呼唤的音调,进而向激昂的“连环句”、“快板”推进,流动的旋律和静态的表演相衬对印,充满了一种浓郁的凄美之情。除此,陈澄还把戏曲表演中舞台性较强的“跪蹉”、“滑步”等步法,及“哀盼眼”、“痴呆眼”、“疯眼”、“怒眼”等眼神融入其中,让肢体语言汇同戏剧语言、音乐语言,真实而形象地向人们解读了一个集遭遇、希望、挣扎、无助和毁灭于一身的艺术化了的祥林嫂。

    梅花,虽在斗霜傲雪中显露英姿风采,但梅花也潜藏着无限的青春活力。首次荣获梅花奖殊荣的陈澄,正像那破蕾绽开的新梅一样,包含晶莹玉洁之秀气,贵有不逐流俗的精神。毫不夸张地说,听陈澄的演唱,完全是一种美的艺术享受,这不单因为从她口中流淌出来的淮剧旋律,既有新意,又有美感,既耐听,又够味,还在于她把从时代、从人物的感觉中捕捉到灵感所唤起的感情张力,化解为一个个具象的表现形象呈现在舞台之上,让观众自然而然地随之动心动情。更令人称奇的是她具有良好的音乐思维的素质,对剧种传统音乐的风格、气韵、意境音乐语言,掌握得十分纯熟而老练。为了演活祥林嫂,她勤奋贪婪地苦学苦练。排练中汗水湿透了衣衫,练功时多次扭伤了筋骨,废寝忘食,夜不成眠;为了演活祥林嫂,她不耻下问,登门求教,学习昆剧名家胡锦芳行腔的委婉细腻,学习越剧大家袁雪芬做派的端庄典雅,得到了袁老师多次指点;为了演活祥林嫂,她敢于超越,刻意吸取京剧的腔韵,积极而又审慎地将锡剧[玲玲调]、越剧[尺调]的特性乐汇,以及凡可资借用的技术、手法,统统吸取过来,通过一次次的实践,使新的音乐元素伴随淮剧音乐本体旋律而再生,从而使淮剧声腔焕发出新的韵味和气质。

       [选自20047月中国戏剧}

主  办:陈派澄腔淮剧网
协会地址:南京市中山北路101号
电  话:025-83151515
网站建设:箭鱼设计
版板所有 严禁仿冒
备 案 号:苏ICP备08006915号
建议使用IE5.5以上 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