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淮剧名人 | 经典曲库 | 经典唱词 | 品味淮剧 | 淮剧视频 | 相册资料 | 图片欣赏 | 中国淮剧 | 戏迷论坛
搜索:
欢迎访问:陈派澄腔淮剧 陈德林 黄素萍 陈澄 陈明矿 ! 今天是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陈派澄腔淮剧 陈德林 黄素萍 陈澄 陈明矿 >> 淮剧文汇 >> 淮剧文汇 >> 正文
唱腔程式的运用和创新
【字体: 】作者:陈澄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162    更新时间:2009-10-20

唱腔程式的运用和创新

--陈澄

          一、 声腔与唱腔的不同 

 

有些人由于不熟悉戏曲往往把“唱腔”和“声腔”混为一谈,其实它的概念是不同的。

“声腔”是用区分戏曲的不同品种的名称,等于现在习惯用的“剧种”,而“唱腔”则是指导演唱使用的某一个具体的板式和旋律,它们既有一定的联系又有区别。

我们的淮剧有着很丰富的调式,特别是三大主调:拉调、淮调、自由调,它们能在不同人物、不同环境、不同的情感中恰如其分地运用,并展示出它与其它剧种的不同魅力。如我在《赵五娘书房会》一折,有一百八十多句的[自由调]数板,可谓也是淮剧之特色。早在三四十年代淮剧的前辈李玉花老师就唱红了大江南北,如今赵五娘一剧仍然是淮剧的保留剧目,只是经过后期我母亲饰演赵五娘一角色又对唱腔进行了一系列的整理,成为了我妈妈的代表作。如今她又把这个戏传给了我。然而我在戏中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探讨,特别是对唱腔。我深知现在的观众眼光的挑剔,他们永远希望自己的所听所欣赏的能是最好的,所以从发声上我受到一些姐妹艺术的启发,而一改以往一些演员音扁而挤,上颚瘫痪、口腔呈扁形,单靠声带振动来发声的一些现象。因此在书房会一戏中我有着较为出色的表现,观众们也十分喜爱我们淮剧的声腔,这点我们在参加全国地方大赛中大有感触。

各个不同剧种最大区别是当地语言、语音和音乐习尚,它们之间如剧本、表演装置等都可移植,唯有唱腔音乐,渗透出一个地域的审美意识。必须保持各自鲜明的独特风貌,所以我在唱腔中创新至今认为应在保留特色的基础上进行。否则就是失去了自己。

 

二、 唱腔程式是可变的

 

戏曲唱腔的程式性是对戏曲唱腔形式上和技术上的规范、唱腔的音乐作曲,并不舍弃前人的创造,而是对传统曲调的重复运用,便他也是有可变性的。如在不同的戏中,运用同样的调式,但在不同的人物中加以变通,曲作者可以写出不同板式的曲调唱腔。比如在《马前泼水》一戏中的大悲调,“刺心话如同伤口戳一刀”一段唱,则反映崔氏这一人物,后悔当初逼迫朱买臣休妻的心情,这段唱腔仅仅用了[大悲调]的头子,即而转到了[自由调]上,充分体现了崔氏的性格,唱腔非常好听。而在《祥林嫂》戏中“哭阿毛”的一段唱,同样也是[大悲调],完全不同于《马》剧的[大悲调]唱出了祥林嫂的失子之痛。后而,唱腔转至淮悲调则表现出祥林嫂的怨,在这段唱出我也努力和曲作者赵老师探讨,并有了一些创新的尝试,这段唱体现在共鸣的处理上,在发低音区的音时,我注意充沛的丹田气运用胸腔共鸣,发高音时,喉头放松,感觉腰和背部的力量。同时运用头腔共鸣,这样唱腔变得更回好听,处理得恰到好处,充分体现出祥林嫂的人物情感。因为人物情感尤为重要,任何唱腔及声腔的处理也要在人物的规定情景内,唱腔程式的变通要符合人物。

 

 

三、唱腔艺术的创新 

 

唱当然得靠嗓子。然而嗓子的高低或宽窄,因各人天赋不同而异,但是唱得好差却不完全依靠或决定于嗓子的天赋。常常决定于演员后天努力而所达到的艺术境界,由于从小我则喜欢唱,在如今走艺术道路的我对唱腔也格外忠情。所以我一直在做着努力地探索,运用传统唱腔也格外忠情。运用传统唱腔音乐程式,运用自己的声带条件,寻求能够形成自己独特唱腔艺术的路。

如我在《祥林嫂》最后一场的“天问”一折戏中,特别注重唱腔的特色与韵味,因为韵味是戏曲艺术的最高艺术美,演唱有没有自己的特色,主要决定于韵味,这一点我在演出中已经得到了验证并且也有了不少可喜的收获。“天问”这段唱腔与表演是全剧的精华所在,是全剧最高潮。如忽视了“天问”这折戏是不会获得成功的,所以我对这出戏特别尽心,有幸受到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中国第一祥林嫂”扮演者、袁雪芬老师的指点,然而表演艺术是可借鉴的,唱腔就需要自己去体会表现了,因为一个角色成功与否,唱腔是尤为重要的。因此,我必须在此唱腔上加以创新,体现淮剧祥林嫂之情。

戏曲唱腔乐谱上的每个音符,在表演时都需要伴随着上滑、下滑、上颤、下颤、上甩、下甩的技巧,而每个音符几乎都是众多个快连的装饰音。“天问”一段唱是[淮调]调式,而[淮调]是最具淮剧魅力的,其中有清板、数板、叠句,很有层次,富有激情,极具动力,很有震撼力。我在此唱腔中注重处理了四种音。

1.棱角音:发某音符时,运腔注重棱角的运用,把音符与音符之间处理得很有个性。如第一句“望天空,雪如柳絮纷纷舞”。

2.吃嗒音:在行腔过程中故意处理断音的感觉,音断气不断,使角色更能体现苍凉感与苍老感,这种吃嗒音的运用特别适用于老旦。

3.虚气音:发某一音符时,伴随气声,使发出的声音带有喉音。此音运用在清板中尤为合适,使观众能随着剧中的感情走。

4.圆滑音:行腔时,一段旋律中的某一个音符一滑而过,作为行腔的过渡音,在“天问”唱段中我把它用在了叠句中。

祥林嫂因为人权、夫权、族权、神权的压迫,又因夫死子亡,并视作瘟神的重重打击,使她过早衰弱,此时我在发声上,运用了胸腔共鸣,有很多人认为我是否有些美声的运用?其实在声腔的探索当中,有很多东西都是无意识的,只是在创新过程中不断的总结,不断的积累罢了。一份耕耘一份成绩,有幸我能以《祥林嫂》一剧获得“第21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和“第14届上海白玉兰戏剧主角奖”。

我的艺术之路还很长,很多的前辈、老师都很支持、帮助我。在唱腔程式的继承和发展之路上,我还应不断地探索,继续走下去。

 

主  办:陈派澄腔淮剧网
协会地址:南京市中山北路101号
电  话:025-83151515
网站建设:箭鱼设计
版板所有 严禁仿冒
备 案 号:苏ICP备08006915号
建议使用IE5.5以上 1024*768分辨率浏览